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会

尹天爱:诗·家

来源:唐臣书香微信公众号 作者:尹天爱 日期:2017-03-18 点击数:96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一个已环绕西方两千多年的哲学命题,通过千百年来启发学者思考展现着其不朽的生命。譬如当高更完成了创作生涯中最大的一幅油画——《“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他评论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说“其意义远远超过所有以前的作品;我再也画不出更好的、有同样价值的画来了。”他说他在画时痛苦着、煎熬着但也幸福着,但是最后放下油刷的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升华了。 
     无独有偶,灿烂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也绝对不会在哲学思考上落下一步。且不说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盛况,也不说宋明理学,三纲五常专制异常。我们来说说我们引以为傲的唐诗宋词中的那些与西方世界“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哪里去?”异曲同工的哲学和艺术的思考——何为“家”。 
     ——我是谁 ? 
     ——家中人。 
     ——我从哪里来? 
     ——家里来。 
     —— 我要到哪里去? 
     ——回家去。 
     只是啊,诗词中的“家”却琢磨不透了。 
  
诗者之家 
  
     家是李白看着地上一辉月光却在心中凝结成了霜的无尽思念。三生有幸,我和这位一生富有浪漫主义情怀的俊逸不羁的大诗人,出生在同一个地方——江油。虽然我与盛唐的诗人时空相差千余年,但是同样的地方,即使沧海桑田千年,一些“家”的踪迹骨血是不会变的,它随着滚滚的涪江水,流入一代代饮水思源的江油人血脉。 

     我不知道千年前的江油是如何,但是,从现如今的发展中我们可以寻找到当年的只言片语。江油如今有着“李白故里”的佳名,追寻李白踪迹的文化建设随处可见。陇西院,太白祠,磨针溪,粉竹楼等等,故里前后有匡山如屏,后倚天宝,太华诸山,峰峦蜿蜒,山明水秀。醉卧高台的“谪仙人”,举杯邀月的“月奴子”,挥手而去醉心山水的“楚狂人”,各类仪态万千的塑像确实可以帮助我们对于千年前的同乡有一个心中的构像。江油借着李白的声誉不断发展,不断争取去塑造出一个完美的故乡,之于江油人,之于李白,之于中国汩汩而流的灿烂浪漫文学和艺术。不仅仅的,江油还有很多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风光。翠色风光,傍山傍水的窦团山,绚烂神秘的佛爷洞,变幻莫测的白龙宫,还有传说中封神演义的起源之处乾元山。 


诗境之家 
  
     诗者,各个都是琢磨字句的高手。他们看似挥挥洒洒,一蹴而就,可是心中却凝练斟酌了千百度。所以他们才能写出字字珠玑,珠圆玉润。 
     一句一字都是心血精心呵护出的娇嫩花儿。 
     所以,一字一句才有动人心魄的力量。所以有了“明月照积雪”“大江流日夜”“澄江静如练”“山气日夕佳”“落日照大旗”“中天悬明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等等千古壮语。 
     所以,一字一句确是前景万情,他们用蘸墨的笔,写出的是俊逸灵秀的方块字,晕染出的却是“水光云影,摇荡绿波”的水,“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的山。他们一句一个盛世天堂,一字一句一个“吾心安处是吾乡”,他们用纸和笔建出了无上境界,化作各自的“家”。 
  
诗念之家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即使对于诗者词家依然。文学上有大成就的名家往往现实不顺坎坷。现实与理想的冲突不断,沟壑不可逾越。他们便把自己的念想化作诗词的灵魂,在理想世界里生活着。 
     叹着“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的放翁只有也只敢在梦里和词里思念着,爱着表妹婉儿,只有在那个自我放逐的词梦里“山盟也在,锦书可托。” 
     只有那因为年少轻狂一句之失“奉旨填词”的柳三变,才会愿意去把那些歌伎们当成值得尊重的人,才会不吝笔墨为她们写词。“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的豪迈早已不在,只剩下满心的愁苦和无望,他的心和歌伎们一样漂泊无根,所以才造出一个“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略带颓靡的境,只是,终究良辰好景虚设。 
     战火肆虐后,失去了一切的男人,孤单哀怜,无能为力,本以为月亮不会放弃任何人,他登楼望月,月明依旧,可是却又有如何一场炎凉,不堪回首的过往,山河破碎的故国。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还在,只是所怀念的人已衰老。愁乎愁乎?一江春水向东流。涓涓却不忘。 
     世人往往因怀才不遇和得不到想要的而诗写愁绪万千,但是,凡事皆有例外,总有人虽有着出众的才华,功名轻取的潇洒,而且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宫禁,金阶玉堂,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平步宦海的前程,可是这些完美的身价却与他那落拓无羁的性格,天生超逸脱俗的秉赋相悖,构成了一种常人难以体察的苦痛,那种被身家束缚的苦痛。所以只能心中祈祷着“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若容?恐怕容若,难难难。 
     诗之念,化为笔墨下的牡丹,成为后世人心头或者口边的喃喃细语,有些东西就这么留了下来,化作不朽。 
  

诗享之家

 

     读诗词,识诗念,逐诗魂,便知有人可以有鲲鹏扶摇而上九万里的气魄,又有梦中化蝶的细腻。 
     读诗词,识诗念,逐诗魂,便知诗中也有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真知:若想超然世外,必先乘物以游心,欲要逍遥驰骋,则定需了悟宇宙真谛。才能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虚怀若谷,得台上玩月之大境界。 
     读诗词,识诗念,逐诗魂,便知诗中有景,心中有情,万物归一,但大可不用亲赴之,瞑目即可见。就像品茗时味在口中,但茶香却萦绕于心,想得之,回味即可,用心不用舌。 
     读诗词,识诗念,逐诗魂,便知处处空无一物,却也处处可为家。不妨读读诗词,便可体味一场时之流转。便可体悟诗人词家的境界——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谁说撑破茧壳的蝴蝶飞不过沧海?我明明看见,诗中家乡的那薄翅腻烟光的栩栩然的蝴蝶入我梦,试起试停,似人那般欲言又止。蝴蝶越沧海,传承历千年。 

诗中藏家,谁叹逍遥?


个人简介:

尹天爱,四川绵阳人,数学专业。从小生活在一个古典文化与自然风光相得益彰的地方——李白故里。虽然理科生,但坚信人人文学魂不灭。主张文学、艺术、技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为璀璨文化。

读书会 more

历史推荐书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