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会

钟珅:我爱家——读《小王子》读后感

来源:唐臣书香微信公众号 作者:钟珅 日期:2017-03-18 点击数:97

开始啦:

《小王子》是本好书,一本极好的书。在这极富哲理的书中,印象颇深的便是小王子的玫瑰那部分。

小王子的星球上长出了一朵玫瑰。他很爱她。但是这朵花太骄傲,她的虚荣心折磨着小王子。终于,小王子忍受不住恼火,逃离了那朵玫瑰。

小王子逃走了。逃离了他的星球,他的家。想到了自己。曾经的我,也是天天想着逃离自己的家。小时候,父母的脾气都很暴躁,经常因为一点小事争执不休,吵得不可开交。我又蠢又笨,不好的事情总是因为我才发生,自然也是他们烦躁时的眼中钉。老爸的工具箱找不到了,就是我玩玩玩弄丢了;在厨房门口看老妈炒菜,她提热水壶时手一松,热水壶掉在地上摔破了,也是因为我在门口挡着光线,“碍手碍脚”;说话的时候,动不动就是“滚开”“蠢”“笨死了”这样的字眼出现……埋藏在更多的冤枉委屈与烦躁中,深感这种家庭氛围的痛,我曾在日记本中发誓:以后我一定要走得远远的,离开老爸老妈,打死都不回家!

而大学,我真的到了一个离家千里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忍耐度也提升了不少。时间的治愈作用让我有选择地忘了一些事,努力忆起爸妈的好。近半年未回家,心里倒也有点念他们紧。

放寒假前最后一次打电话回家,提出过年回家学做饭的想法。自己长这么大,一直都是被动地学习。总算想要好好学点东西了,心里盘算着一定要趁这个寒假大干一笔。“寒假我回来要学做饭哈,以后就由我来做饭给……”然而,话到一半,我就被打断了。“就你?呵!我们想都不敢想。”

又是这样不屑,这样嫌弃。一颗火热的心,霎时被冷水冰了一下。我是很认真地提出我的想法的。虽然可能只是句无意的话,老妈也就那么随口一说,但隐隐地还是觉得心沉了下。唉。

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晚11点到家里的火车站,当天刚好遇上寒潮降温。“要不要来火车站接你?”老爸问。“不用了,太远,太冷。我自己坐公交回。”一天半的火车,让我在家中的床上哐哧哐哧地摇啊摇,睡啊睡……

开始做饭了。距离最近一次做唯一会的蛋炒饭已有一整年的我选择了看起来简单朴素无须百度做法的西蓝花胡萝卜炒肉。西蓝花是用手掰成小块还是刀切?唔…以前老妈说过长豆角要用手折断,用刀切断会有铁的腥臭味。那就直接掰吧。胡萝卜块要多大点好还是小点好?唔…切小点吧,太大块吃起来会很费力的。肉要多点还是少点?要不要加蒜叶压压味?……掰了小块西蓝花,贴着小心把胡萝卜切成了块,炒炒好……

把菜呈上了桌。有点期待他们尝后的评价。忐忑……

“西蓝花就西蓝花,胡萝卜就胡萝卜,乱七八糟混在一起干什么?”“唔,我看学校食堂就一直这么做的,毕竟呆了这么久食堂,就先从那里过渡下嘛……”我干笑两声,埋头吃饭。不忐忑了,隐约能猜出下文。

伸出了筷子。“你西蓝花怎么这么呛?生死了。”“那下次炒久一点……”

“下次!哼,让你再做多少次都是一样的……胡萝卜切那么小做这么烂干什么你又不是去喂猪…”“怕你们嫌大块不方便吃……”

“你的肉怎么白切切的?一看就没食欲了。我才不吃你做的肉!”“肉……”

“你做那么多干嘛?是不是肉不要钱?”

“早说了给你做菜就是浪费东西……你还做那么一大盘!”

“还好本来就没想你能做出什么可以吃的东西来。”

……

再也不挨那盘子,宁愿吃向剩菜。

我噎着说不出话,默默扒饭。心累。

你的标准怎么这么高?何以这般嫌弃,这般鄙视。真的有那么不好你说一句“下次加油”敷衍鼓励一下也好啊。才刚开始就这么打击我……

老爸夹了菜,进口。“恩?肉的味道还不错啊,你都没吃一口。你尝……”顺手夹一片肉就要放到老妈碗里。老妈不耐烦地拿筷子一拨……

飞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二年级时,家里在马路边开了个小便利店。依着院子,院前是店面,院后是厨房。一个夏日傍晚,红霞满天。她在厨房做饭,我在柜台看店。社区的一个爷爷来买酒。“这个章贡酒多少钱?”我不记得了,便小跑着去问她。绕过院子,到了厨房口前,“老妈!”……没有回应。炉火正旺,铁铲刮来刮去的声音罩住了我的耳朵,耳膜在喊痛。隐约记得是…五块…八?那就卖他五块八毛吧。

终于从热气冲天的厨房出来,洗了洗手。我凑过去。“妈,章贡酒多少钱一瓶?”“五块三。”“啊,我刚卖了瓶给一老爷爷,五块八。”心里还有点小得意,以为多赚了小半块钱,等着嘉奖。她却眉头一皱,擦手的毛巾一收,喝道:“你怎么先不问我?很得意多赚了钱?!每次都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关键时刻怎么就不问了,啊?你怎么那么笨……还很得意……你给我跪下!让你厉害……让你不问……”越说越气,越气越说,操起根晾衣杆就打。我呆住了。抽抽噎噎地边跪边哭。夕阳不舍离去,将剩余的金色一并投射,混着红霞,蚕食着天空……

肉片静静躺在地上。

洗完碗,躺在沙发上玩开心消消乐。

老妈坐在旁边看电视。

电视里哈哈哈的笑声好干。

“你知道今天的菜失败在哪了吗?”突然问我。

假装不知道。

“下次你的西蓝花要用沸水焯一下再去炒。”

“哦。”

“胡萝卜有味道,一次不要做那么多,大家不爱吃的。”

“是。”

“肉炒好以后就赶紧铲出来,最后再和其他的拌匀就好。不然就不香了……”

“知道啦。”

“你要记着,下次做好点……”

怎么有点酸酸的。

怎么有种小王子去告诉玫瑰他即将要走时,玫瑰的语气顿时就变了的感觉呢。

我还没那么快走啊……

隐约记得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太好,爸妈总是早出晚归,劳碌整天。想想也是,累了一天,回到家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麻烦事自然就成了将疲惫转化成烦躁的催化剂。正如玫瑰身上的刺,那暴脾气也就那么容易地伤到了别人。我只记下了他们的暴躁,各种待我的不好。至于他们为了这个家的幸福而做的努力,却视而不见。我所看到的,只是玫瑰身上的那四根刺,却忽视了最显眼的花。

有时候,老妈说话还是挺伤人,挺让我无奈的。但之后想想,其实她说的大部分还是对的啊。小时候批我不该贪小便宜,现在批我那个菜难吃……确实如此。她只是性子急了点,话都直接冲出口,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做菜的时候,要是我不那么盲目自大认为游刃有余,先百度下各项食材的处理方法,或者问下她怎么做就该不会那么失败了吧。

一块白板,上面中性笔画了个黑点。你咋眼力这么好,光看着那点黑,这么大一片白都没看见呢。干嘛总要抓住别人一点点的不好不放呢。

爸妈年纪这么大了,你什么时候体谅过他们一下呢?

以前脾气是会有不好,但现在不都改了挺多了吗?像老爸,这么难吃的菜都赏脸说好吃好吃……

最后老妈不是说了下次加油嘛……

啊幼稚的心灵脆弱小气包。

最后,为了玫瑰,小王子还是在蛇的帮助下回到了他的星球。

最后,我学会了炒青菜——

       和酿豆腐老酸奶捆春卷艾板板炒蒸煎煮年糕。


个人简介:

钟珅,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人。小女子年方二八加三,名取“终身”之意,终身学习,终身幸福。奈何悟性不佳,人又懒惰,不喜动脑,至今碌碌无为。爱吃喝,以致被前同学称“何以胖得如此难以辨认”;爱玩乐,可惜尚未玩出名堂。时常无故大笑惊人,自也以之惊异。然亦一边反省一边磨蹭着进步,望美好明天。信奉之言:”tomorrow,is another day!”

读书会 more

历史推荐书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