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会

谭乐之:劳动成家 ——由家中之事对黑格尔作品片段展开的联想

来源:唐臣书香微信公众号 作者:谭乐之 日期:2017-03-18 点击数:94

    寒假回老家,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外婆、舅舅和老弟。回到家中,本是满怀着无比的喜悦,然而渐渐地,却因发现家中缺乏生气而淡了下去。

    每天,家务事几乎都是外婆人一个人操劳。早晨一起床,外婆就要出去买一天的菜,然后急忙回来为全家做早餐,餐后又去楼下喂喂鸡、种种地,便又要回家做中餐,偶尔时间充裕还能幸逢午休一下,之后又准备晚餐,操劳至晚。而我们四个呢?舅舅在网上下棋,我和老弟读书、游戏,妈妈在房中做自己私事。

    外婆一向喜欢画画、背书,然而几天下来却并未见其执笔念字,问起原因,才得知她一日忙东忙西尚且累人,哪还有额外精力从事她的业余爱好。我甚为同情。这不仅让我联想到黑格尔哲学中的“主奴关系”的片段,尽管并不相同,但至少使我看到我们的快乐是建立在一人的劳作之上。

    对于外婆,每日的劳动为我们创造了生活的基本条件,使我们不用操心衣食住行等繁杂问题,奠定了追求我们各自兴趣爱好的可能;对于我们,看似有着每日悠闲滋润的生活,实不知这种生活的条件并非我们与生俱来,相反它是建立在一种劳动的剥削上。我们有着自己的欲望,但欲望的满足必须跨越生活物质基础的这条鸿沟,需要通过劳动来弥补,于是我们借助外婆,利用亲情间的不可断裂的纽带关系,剥夺了她自己劳动换来的欲望的满足,换句话说我们借外婆的劳动来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而迫使她放弃自己的需要。而且,当我们这种欲望变成贪玩享乐时,这种行为便更为罪恶。

    古人云:“事父母,能竭其力”,然而当下却是“父母事,力竭其能”。且不说孝,光阴本就短暂,对于任何一个人,我们如何忍心用这样的剥削将他的光阴用来延长自己的光阴?更别说她是一个暮年老人。我们将亲人放在我们与生活资料中间,作为中介,不亲自通过劳动对物进行改造,依赖他人,依赖他人的劳动来获得享受的满足。一方面我们无权这样做,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过程中,劳动者通过劳动而限制、节制了自己的欲求,延迟了满足的消逝,使生命每日都处于勃发的状态,而享受者却恰恰相反,丧失劳动,失去自身地位,失去主体性,将自己生命所有的美好情感、意志、理想、愿景拿去做了一笔损人不利己的交易,最终走向堕落深渊。

    当今时代的啃老族、星二代,他们的沉沦我想可能在此。父母可能因为太爱他们或是忙于自身成功事业而无闲照看他们,于是将自身的劳动成果直接给予他们,却未曾教育他们认识这种劳动成果反过来吞噬他们身心的可能性。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由于纵欲而使欲“纵”,使自己不断强迫地投向由焦躁、烦闷、空虚织成的网中。而一切悲惨的结局也就接踵发生。

    想到这,我不禁感到恐惧和伤心,恐惧自己未来深陷不劳而获的无耻境地,也深感人类对光阴的渴求和其自身不可不面对的必然命运。于是我卷起袖子,尽可能为整个家庭出微薄之力,至少在这样的劳动中才能认识自己。高兴的是,大家也渐渐开始动起来,不再是依赖外婆一人之力使家维持,而且整个家也渐渐富有生机,在除夕之时更是洋溢着一种令人陶醉的幸福。毕竟,家在于劳动,劳动在于所有人。

    劳动成家。


个人简介:

谭乐之,现西南交大14级茅运学生,爱好看书,写作,音乐。目前主攻经济,哲学,心理学,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一起交流。


读书会 more

历史推荐书目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