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书会

周雅莹:我的心中有一座小城

来源:唐臣书香微信公众号 作者:周雅莹 日期:2017-03-18 点击数:103


1

我的心中有一座小城:竹海,蓝天,碧云;

沈老先生的心中有这样一座边城:茶峒,小溪,白塔;


经过一天的舟车劳顿,2085公里的距离,时隔半年后,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一下火车,一股清凉的气息铺面而来,那是家乡的空气,没有雾霾,碧海蓝天。纵使四周没有巍峨的高山,只有低矮的小山头,我却感觉无比的亲切。

回到家中,端坐在书桌前,我再一次翻开《边城》这本书,可又好像是第一次翻开它,陌生却又熟悉......

2

湘西边城,山水孕育了一个可爱的小精灵:翠翠,天真善良,温柔清纯。翠翠从小虽没有父母的陪伴,但她有黄狗,渡船,渡口以及对母亲依稀回忆,最重要的是疼她爱她为她考虑一切的爷爷。纵使在风日里长养着,她的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是自然长养她且教育她。风和晴朗的日子里无人过渡,祖父同翠翠便坐在门前大岩石上晒太阳;或把一段木头从高处往水中抛去,镞的使身边的黄狗自岩石高处跃下把木头衔回来;或翠翠与黄狗张着耳朵听祖父讲城里很多年前的战争故事;或祖父同翠翠两人各把小竹做成的竖笛含嘴里吹迎亲送女的曲子……

平静,古老而祥和,自然朴实。

然而翠翠却是敏感脆弱,孤独忧伤的。

倘使爷爷死了……吊脚楼上的曲声与这幽怨的心思相对应......这些念头引出了翠翠心中隐秘幽暗的一段爱情故事。笔触冷静,白描淡淡。然白描中仍看到结果的厚重。隐秘忧伤的是他们的爱情没有开始就消失。翠翠不做声,心中只想哭,可是没理由可哭。爷爷再问下去,却想到了翠翠死去的母亲……

船总家的两个儿子都爱上了这个小精灵。兄弟俩没有按照当地风俗以决斗论胜负,而是采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方式表达感情,让翠翠自己从中选择。老大自知唱不过弟弟,心灰意冷,断然驾船远行做生意。碧溪边只听过一夜的歌声,后来,歌却再没有响起来。老船夫忍不住去问,本以为是老大唱的,却得知:唱歌人是老二。几天后老船夫听说老大坐水船淹死了……

船总因为儿子的死对老船夫变得冷淡,老二也误会了一心为翠翠规划未来的老船夫。老船夫只郁闷地回到家,翠翠问他,他也没说起什么。夜里下了大雨,夹杂着吓人的雷声。坍塌的白塔,挡不住坠落的流星。一生的亲情啊,也随着这一场浊雨落入碧溪远去



3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我合上书,脑海浮现出一幅平静沧桑的的图画,却给人无以承受的悲呛,无以承载的重量。翠翠的爷爷为她的亲事操心担忧,尽力促成翠翠爱情的实现。在生活上,对翠翠也是无比关怀,不让翠翠坐热石头,怕翠翠生病;在感情上尽力体谅翠翠的心思,翠翠忧伤寂寞时为她讲故事、说笑话、唱歌。他也是淳朴厚道却也倔强的老人,他为翠翠美丽而自信骄傲,为了翠翠嫁一个好人家,他不计地位的贫寒低贱,内心凄苦忧虑与责任自信交错。他善良、勤劳、朴实、憨厚、忠于职守、克尽本分。他生活虽然清贫,但却从不贪心;乐善好施,却从不索取,终生为别人摆渡,却不图别人的一丝报答。十七年前,当他的独生女背着自己与驻防的一名绿营兵恋爱,有了孩子后,他“却不加上一个有分量的字眼儿,只作为并不听到过这事情一样,仍然把日子很平静地过下去”。

后来,士兵死于暴病,女儿为之殉情,他又毫不犹豫地负起了抚养外孙女的责任。随着岁月的流逝,转眼间,外孙女已出落成了一个如她母亲一样美丽的少女.从此,在老船夫的心里又多了一层心事:为翠翠找一个如意郎君。为此他不辞辛苦,竭尽全力周旋,却无意中为孙女的婚事设置了一些障碍,导致了一系列的误会。他带着万般的无奈和无限的愧疚悄悄地离开了人世。但老船夫慈祥、敦厚、善良、凡事但求心安理得的形象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

4

家,是什么?

茶峒白塔边有一户人家,家里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这是翠翠的家。

我的家,碧海蓝天,这座小山城,却是我心中的世外桃源…山城如画,所有心思浮动,所有山川日月沉静入画中,凝结画中。因为那是爱之所在…

翠翠的边城,有爱她的爷爷。爷爷走后,等着她爱的傩送归来。她为所爱的人执着的无怨无悔的等待,这种等待可能明天就能收获幸福,可能一辈子都毫无结果,惟其如此,才更是感人。我为翠翠的执着而震撼,可这才是翠翠所坚守的感人之处,这就是翠翠的家。
无论贫富贵贱,只要你降生到了这个世上;那么,你就无可避免的与家发生了关系,丝丝缕缕无不萦绕在心间。家,一个温馨的名词。不管是豪宅,还是只有十几平米的小屋,只要家中有彼此深爱着的人,在等待着你......家并不是在于它的外表,它的大小,它是否豪华;一个幸福的家,是有着彼此爱着的人!
正如湘西的一条溪,淌了千年,却冲不淡那一份幽柔的情。

边城就是沈从文先生理想中的梦境,他把对山水的热爱化为了这部饱含深情的作品,茶峒的自然风景清新隽秀,江水清丽绵延,江上渡船每日在这山水之间游走。这也是沈老先生心中的家,他一直爱着的湘西山水。

5

又一次的离开,踏上离去的路程。

等待, 或许只有等待,或许只会等待, 或许只能等待。等待下一次的归来…

但是翠翠的等待,却在时间的尽头,延伸。 或许,她更在乎的,是曾经惊鸿一瞥的际遇。

她在那里等待,静静的等待,是为了那熟悉的歌声响起,等待着,又一次,春暖花开。



个人简介:


 周雅莹,来自茅以升学院,2015级数学基地班,在微积分和线性代数的世界里遨游。热爱阅读的理科女。喜欢沈从文,喜欢那句“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读书会 more

历史推荐书目 more